学历高经验缺大陆台商二代艰难接班

发布时间:2019-12-11 19:22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图片 1

摘要: 虽然富士康事件已经逐渐平息,但随着大陆工厂的加薪潮以及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推动,大陆台商这个群体再次受到外界的关注。放眼目前在大陆叱咤风云的台商,年龄大都在五六十岁,虽然仍有雄心与智慧,但不得不面对即将来临的“廉颇老矣”的处境。  为了延续企业的学历高经验缺大陆台商二代艰难接班 虽然富士康事件已经逐渐平息,但随着大陆工厂的加薪潮以及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推动,大陆台商这个群体再次受到外界的关注。放眼目前在大陆叱咤风云的台商,年龄大都在五六十岁,虽然仍有雄心与智慧,但不得不面对即将来临的“廉颇老矣”的处境。  为了延续企业的发展,台商二代开始走上前台。所谓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,在这个“富二代”群体中,有人稳扎稳打、如鱼得水,但更多人身处接班困境,甚至正在打退堂鼓。  培养接班人 台商排兵布阵  北京《世界新闻报》27日报道,长沙台商协会会长郑聪俊指出,大陆台商目前的数量越来越少。过去大陆有七八万家台资企业,但经过金融海啸的冲击和竞争因素,目前大概只剩下四五万家。岛内分析人士认为,如果台商二代不能接过父辈的重担,那么过去二十几年台商在大陆创建出的知名品牌很有可能垮掉。  为了不让自己的心血付之东流,大陆台商纷纷开始为接班大戏谋篇布局。有些台商选择将子女送到大陆读书,一来希望他们能早日熟悉当地环境,培养人脉;二来他们认为大陆生存竞争激烈,能够培养第二代的进取心。更有一些台商选择把子女放到其他企业中去锻炼,如山东一名台商二代就选择到富士康学习管理,这样一来可以避免闭门造车,二来也能证明自己的实力。  除此之外,台商们还有更周密的考虑。台北经营管理研究院院长陈明璋说,一位知名台商拜托他找30个优秀的台湾年轻人,要将他们送到大陆跟儿子一块接受训练,组成接班团队。陈明璋说,这改变了过去台商企业接班时“少主”配“老臣”的模式,可以解决辈分以及观念问题,有利于企业的与时俱进。  学历高资历浅 接班困难重重  对于台商二代,台湾商业总会监事会召集人王应杰认为,这是与父辈完全不同的一代人。第一代台商白手起家、学历不高,但台商二代都拥有比较高的学历,他们的外语能力、海外关系,以及在法律、财务、设计、营销领域的知识,都比上一代强。台商二代的知识背景,恰恰是台资企业转型的优势。  但是他们面前也有令人头痛的困难:第一,缺乏一线管理经验;第二,与老臣不合,员工消极抵抗;第三,要与陆企第二代展开短兵相接的竞争,而对方拥有更多地域优势。  27岁的台商二代Karen最初随父亲到东莞管理工厂,没多久父亲返台就医,她只好挑起公司重担。结果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,她遇到的是员工的消极怠工。而另一家台商企业的少东家Jack,面对的是老臣离开团队,自立门户后回过头来抢食生意的大难题。  但这些难题后面,更严峻的挑战是台商二代能不能向父辈那样脚踏实地、吃苦耐劳。一名资深商业顾问说,有的台商二代把管理成本、签署订单等事情推给下属,“对于最基础的财务、会计制度都不了解,更不要说能为整个公司做出对的决策”。  台商二代Joy对此深有感触。属于70后的Joy专业就是企业管理,但他坦言书本和实际经验还是有落差的,“像工厂经营、技术背景,起码都要一二十年的长期经验,才能谈得上管理工厂”。Joy还提醒准备接班的台商二代,最好有心理准备忍受天天泡在工厂的单调生活。  年少有成 子承父业要趁早  虽然台商二代在接班这条路上走得并不顺遂,但其中也不乏子承父业的佳话。台商圈子中,“石头记”第一代董事长苏木卿是不少人羡慕的对象,因为2009年,其子苏一舫接过了总经理的位子。“石头记”原本是台湾基隆的一家饰品小作坊,如今在大陆已开了1200家专卖店。  对于接班一事,苏一舫在念大学时就开始做准备,每逢假期他都跟着父亲走访大陆的店面。全球金融海啸之后,苏一舫更悉心熟悉市场,不但请来广告公司打造品牌,还请企管团队为公司完善制度。苏一舫也建立了自己的核心团队,成员年龄都在35岁以下。这让交出大权的苏木卿笑言:“我报名参加第一批环游世界的旅行团了,准备要好好享受生活了!”

林展鸿为纪念青春的最后一次染发。林展鸿供图

又近年终,中国大陆的白领们“压力山大”!不是工作总结,就是业绩考核,总是疲于奔命,应接不暇。据英国雷格斯9月份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,中国大陆白领压力已位列全球第一。

台湾岛内白领西进大陆,一路打拼,遇到压力在所难免,但他们用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态度,寻找自己的小幸福。

中新网北京11月29日电题:台湾白领的小幸福:一名台商二代的忧与喜

作者 郭思远

“你对这份工作感兴趣吗?”记者问。

作为台商二代,林展鸿有些腼腆,略显犹豫地说:“当着这么多人面前……”然后,不好意思地笑起来。

一天午后,中新网记者与林展鸿相约在他家公司采访,这是在采访中发生的一幕。在谈话中,林展鸿透露出一丝丝的苦衷。

林展鸿2009年结束在台湾“台北乐府”的教舞生涯,来到北京自家企业当副总经理,帮助他父亲打理公司业务。

在别人眼里,林展鸿有个成功的父亲,他的工作和生活不会有什么压力。然而,对林展鸿自身来说,虽然少了些台湾白领“北漂”的孤独与无奈,不需要自己去租房,不需要考虑怎么跳槽,但是他内心却有许多纠结与压力。

幸福,教舞的时光

林展鸿是那种特别偏科的学生,理科都好,文科基本都不行。上小学时,他在班上的成绩排名还比较靠前,但进入高手如云的台北市重点中学后,成绩排名只算中上游。

在台湾上高中的孩子,不像大陆的孩子那么辛苦,课余生活会更丰富多彩,因此,林展鸿高二时就加入“台北乐府”社团。

据他介绍,“台北乐府”是学生办的民间社团,成员大多是高中生。该社团会承办一些台北市举办的活动的开场舞,他们叫“旗队舞”(与大陆的啦啦队类似),由几十多个男女学生组成方阵,按照各种队形,挥舞旗帜,配上音乐跳舞。

因为没有舞蹈基础,林展鸿每周都要上巴黎舞课程,学一些民族舞蹈,后来学现代舞。经过不断学习和摸索,林展鸿在“旗队”里,找到了自己的快乐和兴奋点。

在学习上,林展鸿经过自己的努力,考入了台湾大学心理学。“当时想念的(专业)是要跟人有关,而不是跟机器有关,所以就不想念工科。”林展鸿说,“但是要念医学的话,我当时成绩又没有那么好,所以就念了心理学,感觉还不错。”

上大学以后,林展鸿依然参加舞社的活动,只不过角色发生了转变,他开始帮学员编舞。他很自豪地对记者说:“看着别人在舞台上,完成你的作品,你会很有成就感。”

大学四年下来,林展鸿感觉与大学同学接触得不多,因为他一直走读,大部分时间都与社团成员在一起。教舞给予他很多快乐,他觉得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自己会感到很幸福。

染发,为纪念青春

下一篇:没有了